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台湾统派谈戴立忍事件他不冤枉台网友双重标准《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14 21:39:53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网导读:原标题:台湾统派青年谈戴立忍事件:台网友双重标准戴立忍言行不一不冤枉戴立忍观察者网7月18日报道,最近,戴立忍因为政治立……

戴立忍

观察者网7月18日报道,最近,戴立忍因为政治立场不明被《没有别的爱》剧组撤换,7月15日晚上,戴立忍再发3000字长微博喊冤,称从小被长辈教导做堂堂正正中国人,自己并非台独,也从未倡议台独。而之前被网友指责的几起争议事件均为误解或由于自己政治敏感不足造成。

洋洋洒洒解释了这么久,大陆网友想听的其实只是五个字而已:

戴立忍被撤换事件随即引发各方热议。台北市长柯文哲最先就此事表态称,这是另一个周子瑜事件,对两岸关系发展不是正面,应互相认识、了解、尊重、合作。

行政院长林全则表示,演艺人员应该尽量看他们的专业表现,希望不要有任何政治考虑。

那么台湾统派青年眼中的戴立忍是什么样子,他们如何看待戴立忍事件?

7月17日晚,东南卫视《海峡新干线》中,台湾统派青年张玮珊、侯汉廷、林明正各自谈了他们眼中的戴立忍。

曾讲述自己如何从感性台独变为理性统派的台湾远望团队成员张玮珊认为,说自己是不是中国人不仅仅是言论自由范畴,在国家认同层次上,更是一个道德问题,所以说自己是中国人,本来就应是理所当然。

而戴立忍说我是中国人这么困难,可能是因为他自己心里并不这么认同。

有台湾网友质疑,大陆是否以政治介入艺术,在张玮珊看来,真正政治介入艺术的是台湾。

在台湾政治介入艺术最严重的不就是台湾自己吗?这些人常常以他们自己艺人的身份,掌握所谓艺术的资源,宣扬‘台独’理念,他们自己已经先介入了,凭什么再来说政治不应该介入艺术,这种说法完全是双重标准。

新党新思维中心主任侯汉廷对于戴立忍事件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认为台湾某些网友持双重标准。

在他看来,台湾网友的反应非常有趣。过去黄安、罗志祥、霍建华还有阿信纷纷表示自己是中国人,被台湾网友大肆抨击抵制,台湾网友说这叫言论自由。而戴立忍被大陆网友同样抵制,台湾却说这叫野蛮行径,很明显是双重标准。

与此类似,台湾的艺人Makiyo、郭书瑶曾因争议事件遭到广告商撤换代言,台湾网友说这叫市场自由,但是戴立忍被大陆剧组撤换,台湾人却说这叫专制和狭隘的中国。

侯汉廷表示是台湾网友搞不清楚,第一这不是官方的决定,第二这是广大大陆民意的展现,是片商的自由选择。

在新党文宣委员会副主委林明正看来,戴立忍言行不一并不冤枉。

戴立忍在声明中提到参与社会运动是为了照顾关心百姓,而林明正质疑为何刚好所有的反中或跟绿色有关的运动都参与,而其他蓝的运动或者一样跟百姓有关的运动,戴立忍则刚好又都没有参与?

林明正也再次强调,这次不是中国大陆官方所作出的反应,而是大陆网友群情激愤。他反问道,如果台湾网友希望大陆尊重台湾人民民意,那台湾网友是否应该冷静看待大陆人民民意的表现?

早前报道:

台湾演员戴立忍遭剧组撤换后发3000字声明

电影《没有别的爱》剧组7月15日发出声明表示,没全面深入调查片中台湾演员戴立忍政治背景,且戴立忍政治立场表态模糊,导演赵薇及全体资方决定,撤换电影男主角戴立忍。

戴立忍晚间发表逾3000字声明,全文如下:

大家好:

首先,对于最近因我个人造成的纷扰,深感抱歉。

这次有机会和一群极优秀的电影人合作《没有别的爱》,我个人满心感谢。很遗憾因我个人过往作为引起争议影响众人辛勤的投入。我对于投资方和全体工作人员深感抱歉,本人也支持片方做出的换角决定。

网路上有很多对我个人的疑问,我想试着沟通说明。

家父49年离开大陆时是个学生,因为战乱中断学业十年,后来到台湾接续完成学业,当一辈子教员直到退休。父亲因教职缘故曾加入国民党,后因我舅笃信马克斯主义被迫逃离蒋介石政权下的台湾前往大陆,父亲为此受累愤而退党,并告诫我切勿加入任何政党。

缘此至今我不曾加入任何政党,或任何政治组织。我从来不是台独份子,也从未倡议台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根,父亲是大陆人,母亲是本省人,我没有割裂自己血缘的想法,我是中华民族炎黄子孙,根不会断、身上流的血脉也不会断。

从小我被教导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自幼父亲描述大陆山川壮丽景况深深影响我,总有一天得要亲自走遍那些壮阔。随着年纪增长我才知道回大陆并不容易,两岸交流前的70、80年代台湾被压抑的乡土文化爆发,我的目光也从远眺大陆看到脚下的土地。

两岸交流以后,大陆各种现实资讯迎面扑来,一大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天地在眼前开展,所有事物都新鲜,我慢慢试着重新拼图理解,点点滴滴。

随着数次政党轮替,两岸关系出现种种变化。在台湾我关心的不是谁当选执政了,我关心的是政策是否照顾平民百姓、整体资源分配是否公平、生活环境是否更加妥善?因此,过去几年看到某些弱势个体、弱势群体的求救被忽略时,我会透过脸书转发,希望他们的处境能被看见。

2002年底我拍摄的短片拿了几个奖,那阵子会有一些学校或学生社团邀我带那短片去分享。其中有学生邀我去和一个基金会的年轻人分享,于是我同样带着短片去放映,放映后让学生提问,整个过程大概一个半小时。

这些天我从网路上才得知那个基金会叫春雨基金会,和台湾民进党有关联。我请托朋友代我询问查证,得知那次电影分享在2003年上旬,是春雨基金会第一次举办青少年活动,也是至今我和春雨基金会唯一有过的接触。

那阵子带着短片几次分享下来,我自觉口才不佳,之后便婉拒各种说讲邀约,近六、七年来更是一次也没应允。

2006年我执导高雄市形象广告,那几年我主要工作是广告导演,我自小学二年级搬到高雄,直到大学又搬到台北就读定居,可以说是高雄人,这也是高雄市政府找我担任导演的原因。

2008年高雄市成立电影拍片支援中心,当时我正准备拍摄一部取材自真实故事的电影不能没有你,由于真实故事就发生在高雄、台北二地,所以我除了申请高雄拍片中心的支援,同时申请台北影委会的支援。那年高雄拍片中心协助了7部电影的拍摄,我的电影是其中一部。而至今获得高雄拍片中心协助的影片己超过百部之多。

电影上映前后获得许多奖项,对于才刚成立的拍片中心是很大鼓舞。隔年拍片中心希望我能再有电影去高雄拍摄。于是我递交了一部新电影的企划书,也获选了,但几个月后我认为自己没准备好,于是放弃了拍摄计划。

不能没有你在台湾反应还可以,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特地拨冗看了,之后还公开呼吁公务员都应该看这部电影。

我常看舞台展演。一位久未联系的朋友邀了几回,2010年4月5日我去台北国父纪念馆看了神韵舞蹈团的演出。如同一般演出,结束散场时演出团体或记者总会堵着公众熟识的面孔采访美言几句,我客气地询问了该演出在台湾共做了多少场次?记者回答已经半个月了,总共是一个月的演出。歌舞剧在台湾没有这么多剧场观众呀!?我说。接下来短短几句采访上了编辑台之后,就是在网路上可以找到的旧闻。

也是那回之后,我才知道神韵舞蹈团的成立背景。隔天朋友问我感想,我说就一般舞剧演出而言比较刻板、少了点创新之类的。或许我的直白朋友不爱听,这位多年未联系的朋友又断了联系。我个人并无宗教信仰,不曾参加也没有支持其相关团体。

2014年3月16日我抵达深圳参与电影工作,又从深圳飞北京,直到4月21日完成工作才返回台湾。这一个多月当中,台北有位立法委员只花30秒便宣布完成了关系两岸未来发展的服贸协议的审议程序,隔天便引发往后22天的太阳花学运(2014年3月18至4月10日)。

太阳花学运背景脉络并不单一,陆续包围立法院在外围声援、聚集的民众,估计也不乏抱持各种主张,但最大公约数还是对于当时台湾经、社、政种种现状的焦虑,因着立法委员不正确的审议程序意外触发了。

在深圳的我透过新闻得知,担心学生和警方发生冲突导致流血事件,于是透过网路转发了几则医疗资讯、呼吁对话解决、警方慎用武力。很遗憾这样的网路转贴没有作用,流血事件还是发生了。事件结束后,几十个学生、民众成了被告。当我回到台北时,事件已经落幕十一天了。

2001年开始意识到地震频仍的台湾小岛却要盖第四座核电厂是个隐患,因此参加反核游行。平和地参加游行,保护你相信的价值,在当时已是生活在台北的一部分。

2013年起,每到周五黄昏之际,便有一些民众会来到自由广场席地坐下,温柔而坚定地表达反对续建核四厂。那一两年中,得闲时候我也会去广场坐下来,在那里可以听到不同立场的意见。广场是公共空间,有时陌生人认出你会过来要求合照,也有时会要求你拿个字板拍照。字板内容从祝朋友生日快乐、求婚,到五花八门各种议题都有。

当有人拿争取香港普选字牌希望拍照时,当下我没有多想便答应要求。这是我政治敏感度不足,无从预料后来会衍生那样激烈的冲突,个人感到遗憾。

2014年香港占中期间我在台湾拍片,由于不熟悉运动的脉络,毕竟不是自己熟捻的社会背景,我转发了一则占中事件背景由来的媒体报导,期望朋友认识和了解,减少误解的可能。

2015年夏天我又离开台湾,在LA、北京等地工作。从新闻得知台北一位高中生因教育部课纲微调争议,采取自我结束生命的激烈手段时,感到非常惋惜。我在个人脸书上写了大悲无言四字,并开始在网上找资料,试图理解为什么一个年轻学子会这样做。

几天后,偶尔看到一则即时影音新闻,其他几位学生在同伴失去生命之后,有了一次与教育部长对话的机会。媒体直播这次对话,现场学生们面对官方式回应激动崩溃嚎啕大哭,相信看到那一幕的人都会担心这些孩子们在无路可出的绝望下,怕是会有模仿效应做出不可挽回之事,于是赶紧在脸书批评了教育部长,用意在委婉呼吁学生自我期许珍惜生命。我不知道这样的安抚贴文能否被学生看到起作用,却因此被台湾媒体名嘴批点为支持反课纲。

就我个人理解,课纲微调产生争议在于程序和内容两大部分。但那阵子一个高中生在脸书贴文提及慰安妇是否自愿的疑问,引发争议,虽然这位高中生公开道歉了,但此一失言不断被放大,几乎淹没了主要诉求。

质疑慰安妇是否自愿,无庸置疑,绝对是错的,形同再次对受害者施暴。

至于台湾各党派的不分区立委名单依法在选举前公告,网上可以查询。曾有政党举办网友推荐票选不分区立委名单,这样的活动不需经本人同意,只要网友推荐就会列入票选。我也被少数网友推荐,结果得票数少到该政党根本没联系我,也没有将我列入正式名单。

过去我参与公民运动是社会参与,并非起于政治行动,更无关于特定政党的支持,那是对于弱势或不公不义事件的发声,也是透过社会参与的公民责任。

我对这一切没有隐瞒,我的不善词辩经常给他人造成困扰,面对误解也总以为时间是最好的证明。生在台湾多元社会里,我始终在学习尊重与包容,对于他人的信仰信念即使与我不尽相同,我也要求自己必须尊重,偌若因此造成不必要的误解,我都必须深刻检讨。

也恳请大家未来不再针对全体工作人员辛劳完成的影片,我个人愿承担所有责难与后果。

文长语赘,再次为这些日子造成大家的纷扰,致上我最深的歉意。

戴立忍

十大正规pos机公司

pos机一级代理

全国pos机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