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钢铁去产能调查江苏小钢厂面临灭顶之灾水表

发布时间:2020-10-18 23:02:14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钢铁去产能调查:江苏“小钢厂”面临灭顶之灾

围绕“地条钢”和违法违规钢铁产能问题,江苏省的会议依然在持续地召开。

11月30日,江苏省和南京市两级政府同时召开会议,部署打击“地条钢”和查处违法违规钢铁产能工作。在此之前,该省已经就此召开了多次会议,其中包括与工信部相关领导商讨处置中频炉产能的一次会议。

这是一次涉及到大约4000万吨产能的落后产能清除行动。所谓的“地条钢”,指的是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或者钢材,这样的产品在物理和化学性质上均不能与正规工艺生产的钢相比,被认为存在着严重的质量隐患。中频炉则是生产地条钢的主要设备之一。

11月24日到27日,由工信部带队的国务院调查组赶赴江苏苏北三市,就上述相关问题进行调查。随后,查处中频炉的行动由苏北开始,迅速延伸至整个江苏省。

地条钢和相关违法违规产能的查处,在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让整个江苏省的去产能形势陡然变得紧张和急迫。

彻查

刘庭君经营的钢厂已经关停,4套20吨、3套6吨的中频炉以及2套连铸连轧生产线,从4个月之前就开始陆续拆除,如今厂房内空无一物。眼下,等待他处理的是180亩工业用地使用权的转让,以及厂房等主要固定资产的处置。同时,他也在等待着江苏省有关部门的再次上门核查。“就如何处理这些资产,我们还在向当地政府进行争取,我个人希望政府能对厂房进行回购。”刘庭君告诉经济观察报。

十三年前,福建商人刘庭君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在苏北地区的新沂市投资建设了这家钢厂,并先后在2003年和2009年上了两批项目。2015年,这家钢厂的实际产量还在30万吨以上。今年7月,当地另外一家钢厂因未经项目立项与环评,使用明令淘汰的中频炉在夜间私自生产“地条钢”而被曝光拆除,刘庭君的钢厂随即也因使用同样的生产设备而被处理。400多名工人随即被遣散,这些工人中,有的是外地人员,刘庭君需要为他们支付返乡路费。

几千万资产打了水漂,让这位福建商人至今还不能接受,即便他深知,违规生产本应受到相应的处理。刘庭君告诉经济观察报,接下来的一两天之内,省政府还会过来复查。而在数天之前,中央的一行人马刚刚来过这里,对相关设备的拆除情况进行了检查。

刘庭君所指的“中央”,即国务院调查组。11月24日至27日,由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带队的国务院调查组来到江苏省徐州、连云港、宿迁,就地条钢以及其他违规生产企业进行实地调查。

一名熟悉该当地钢铁企业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该市的四座钢厂中,有三座规模较小的钢厂已经关停和拆除,其中,两家涉及明令淘汰的中频炉设备,一家为使用煤气发生炉的热轧生产线。此外,另外一家规模较大的钢企则因未批先建炼钢转炉同样而被拆除相关设备。

但新沂市的违规小钢厂似乎只是揭开了江苏省小钢厂的一角,因为紧接着,苏北其他几个市又在此次调查中被爆出了问题。在新沂四家钢厂检查情况被通报两天之后,来自宿迁、连云港的苏钢中亚特种钢业宿迁有限公司、江苏银祥晟华实业有限公司等三家钢企又被点名批评。

不过,国务院的这一次苏北之行,此前就已经有了线索。10月中旬,国家发改委、工信部曾组织行业专家赴江苏13个地市进行了长达十余天的暗访调查,共排查出29家涉钢企业,并已交由省主管部门会同地方进行甄别分类,其中不乏利用中频炉冶炼“地条钢”的企业。根据相关报道,苏钢中亚就是调查组专家在彼时的暗访中发现。

11月23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会议在听取今年钢煤行业去产能工作基本完成任务情况汇报,决定派出国务院调查组严查个别企业违法违规行为。李克强在当天的会上明确表示:“煤炭钢铁去产能工作总体顺利,应充分肯定。但也确实存在个别不守规矩、偷奸耍滑的企业,国务院要派调查组坚决查处、严肃追责。”

第二天,国务院调查组便兵分两路,分赴钢铁第一和第二大省份河北与江苏,就问题企业展开调查。其中,江苏的重点问题,集中了在地条钢和相关违法违规生产设备上。一场涉及整个江苏地区的落后产能清除行动由此拉开序幕。

11月27日,工信部领导联合江苏苏北各市领导开会商讨中频炉产能的处理办法,徐州、连云港、宿迁、盐城、淮安的钢厂都在范围内。当天的会议形成的处置办法是:从11月29日开始,相关中频炉要全部停产拆除,30日企业所在市政府负责检查拆除工作。

11月28日,江苏省省政府再次召开会议,紧急部署“地条钢”生产企业整治和钢铁违法违规产能清理工作,并将清除中频炉的范围明确扩大至全省。会议要求,在全省立即开展“地条钢”生产企业整治和钢铁违法违规产能清理工作。即日起对已确定的“地条钢”生产企业迅速采取果断措施,一周内全面拆除用于生产建筑用钢的中频炉、工频炉,12月15日前按“五个彻底”要求坚决整治到位。同时,要进一步跟踪督查,确保整治工作落实到位。

此次会议还要求,从12月1日起,分别由省发改委、经信委牵头,组成两个调查组,赴全省各地检查。调查组根据目前掌握的企业名单,逐个企业检查,督促工作落实;对仍然消极应付、工作不力的相关责任人,严厉追责问责,并公开通报调查处理结果。同时,调查组在省发改委和各市发改委设举报电话,充分发挥社会和媒体监督作用,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问责一起。

时隔两天,11月30日,南京市和江苏省两级政府就打击地条钢和查处违法违规钢铁产能又同时召开会议。其中,省会议决定,从12月1日起,省政府组织两个调查组,采取实地察看、直奔企业、明察暗访的方式,对“地条钢”和违法违规钢铁产能全面排查,并对违法违规产能和企业予以曝光。南京会议则要求各个区立即开展“地条钢”生产企业地毯式清查,对清查中发现的生产企业逐一登记,形成《南京市“地条钢”生产企业清查承诺表》上报市政府。

效果

业内人士认为,在2016年钢铁去产能的最后一个月,这样一场雷厉风行的清查行动不是无的放矢。

数据显示,位列2015年钢铁产量前5位的省份依次是河北、江苏、山东、天津、辽宁,钢材产量分别为25244.3万吨、13560.8万吨、9003.2万吨、8186.2万吨和6321.6万吨。江苏是国内仅次于河北省的钢铁第二大省。2016年,江苏去产能的原定任务是400万吨。过去5年,在去产能的背景下,江苏粗钢产量持续增长。十三五期间,江苏省提出将进一步退出、压减或化解钢铁产能1750万吨。

如果从整个江苏省中频炉涉及的钢铁总产能来看,这场清除中频炉的行动对于整个钢铁行业的产能控制都可谓是立竿见影。

来自Mysteel的统计数字显示,目前中频炉生产企业主要分布地中,47.8%的钢企处于华东,28.9%的钢企处于华南及西南。该机构通过对全国70家中频炉钢厂调研预估,2015年全国中频炉钢厂粗钢产能大约在1.1-1.2亿吨。

中频炉实际产量波动很大,今年2月初,由于建筑钢材市场低迷,加上进口铁矿石价格下跌,高炉-转炉工艺成本降低,中频炉钢厂失去竞争力,几乎全部停产。但到了下半年,随着建筑钢材需求增长,已经钢材价格的居高不下,中频炉钢厂产量快速上升,达到年产钢5000万吨的水平,预计中频炉钢厂2016年的产量在4000万吨左右。

根据Mysteel的估算,目前整个江苏省的粗钢产能接近1.5亿吨,其中中频炉的产能4000万吨左右。根据全国钢铁短流程冶炼工艺产能利用率34.78%测算,江苏省中频炉产量约为1391万吨,占2015年全省粗钢产量的比重约12.65%。

不过,这场针对落后产能得清算行动似乎不应该到这个时候才爆发。原因在于,关于落后产能的淘汰令已经在十年前就已颁布。

2005年,当时的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亲自批示的35号令《钢铁产业发展政策》,曾经明文表示:“钢铁产业布局调整,原则上不再单独建设新的钢铁联合企业、独立炼铁厂、炼钢厂,不提倡建设独立轧钢厂,必须依托有条件的现有企业,结合兼并、搬迁,在水资源、原料、运输、市场消费等具有比较优势的地区进行改造和扩建。新增生产能力要和淘汰落后生产能力相结合,原则上不再大幅度扩大钢铁生产能力。”对于达不到一定规格的落后工艺技术装备,35号令明确规定要“加快淘汰并禁止新建”。

同一年出台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将中频炉定性为落后生产工艺装备,明确规定要淘汰“生产地条钢、钢锭或连铸坯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更早的时候,在2000年的《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工艺和产品的目录》中,则明确规定了“生产地条钢或开口锭的工频炉”在落后产能淘汰之列。

十年过去,本在淘汰之列的地条钢生产装备依然还在市场大量出现。“去产能的过程,涉及到不同的职能部门,这使得过去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落实并不理想。”对此,江苏省某地方政府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事实上,这样的问题也不是江苏省一省独有。2005年,全国粗钢和钢材产量分别为3.5亿吨吨和3.7亿吨,2015年这一数字分别达到了8亿吨和11.2亿吨。在原则上不能扩大钢铁生产能力的情况下,这样的产量增长幅度从何而来,难道都是合规的产能所致?”

仅以江苏为例,整个江苏地区会涉及多少类似甚至是小于刘庭君所经营的小钢厂?上述地方政府人士表示,目前难以获得具体的数字。事实上,落后设备所属的企业,很多是乡镇村办小厂,实际统计难度会很大。

但能够肯定的是,这一轮清理行动中,类似刘庭君这样的钢厂,在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里,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集中、批量地倒下。

一体化蒸馏仪

树脂河流胶

芝麻白石材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