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金改遭遇政策天花板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2:01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温州金改遭遇政策天花板

“没有批下来。”温州市金融办综合处副处长刘逍摇摇头。  2012年9月28日,温州首次公布了9家民企发起或升转创办新型金融机构的名单,确定这批民企为第一批申请人。  这批申请人的申请事项为小额贷款公司转村镇银行、民营企业发起设立村镇银行、信托公司、融资租赁公司。但是自去年十月递交报批材料后,国家相关机构一直未予答复。  在温州金融办提供的《温州金融综合改革情况》中,创新组建新型金融组织的成果寥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温州的突破只有设立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和中小企业票据服务公司。  而7月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金十条”,明确提出“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温州走了一年多的路被一朝飞跃。并且毋庸置疑,民营银行的民间资本含金量要高于上述金融机构,温州金改的试验意义被狠狠地打了一个折扣。  刘逍对此颇感无奈。他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温州难有突破,难点在国家政策方面。国家在温州设立实验区,在一些政策上,需要适当的放开。  此前,早有专家指出,金融市场是全国统一的市场,地方政府创新空间有限。在中国金融监管、金融机构权力高度集中的情况下,温州的无奈只是众多金融改革实验区的一个缩影。  温州金改是否有些慢?  温州市金融办向本报记者提供的《温州金融综合改革情况》(以下简称《情况》),可以被视为自设立金改实验区以来,温州上交的一份成绩单。  《情况》分四部分对金改工作进展进行说明,包括推进民间金融规范化和阳光化、多举措破解融资难和投资难、加快发展地方金融组织和金融机构以及切实增强金融监管和风险防范能力。  在民间资本阳光化方面,温州设立了民间借贷服务中心,并编制温州指数。截至7月5日,已开业的7家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登记借入需求总额30.5亿元,登记出借需求总额26.7亿元,成交备案登记总额11.5亿元,借贷整体成功率42.87%。  在破解投融资难方面,温州通过温州银行增资扩股、农合行股改、温州轻轨S1线15亿“幸福股份”发行等措施引导民资进入金融、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等领域。  在发展地方金融组织和金融机构上,一方面积极推动金融机构设立温州分公司,另一方面推进农合行股改和设立农村资金互助会。  在增强金融监管和风险防范方面,组建地方金融管理局,成立金融仲裁院、金融犯罪侦查支队和金融法庭。  不过,这些都是增量方面的成就,在外界所关心的关键方面,温州金改并未取得突破。  例如,个人境外直接投资仍未启动,小贷公司在不丧失主体地位的前提下转制为村镇银行未获批准,只提供登记服务的民间借贷服务中心远远无法满足民间借贷阳光化的要求。  “温州金改一年多,目前为止没有大的突破,障碍太多,很多措施没法推动。”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  区域金改的天花板  多位温州当地人士认为,温州金改成绩远低于期待,原因在于温州市政府和金融办缺乏改革魄力,远不如上世纪八十年代“拿起乌纱帽推进改革”的老一辈官员。  事实上,在温州金改试验区设立后,温州多次向上级争取改革政策配套和试点内容权限。例如,恳请给予温州实验区“有限立法”权限,制定地方金融管理条例、综合改革风险防范条例及先行试点放贷人条例;恳请银监会等国家部委进一步下放审批权限;提出在温州市率先开展存款保险制度试点等。  不过,在金改细则落地后,上述诸领域均未获得政策突破。  在另一金改试验区丽水,中国人民银行丽水中心行长孔祖根在解释丽水农村金融改革为何推进得比较难时表示,中国金融监管、金融机构权力高度集中,地方突破极其困难。  而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要预防区域性金融改革的外溢性和不公平性,避免各地一哄而上、互相攀比,避免其成为地方政府向中央要政策的手段。  既要有所突破,又要注重公平和合法合规,这成了温州金改的最大难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曾在温州金改开始之初即表示,自己不那么看好温州试验,因为金融市场是统一市场、也是全国性的市场,地方金融创新是有限的。他说,金融市场几乎不可能画地为牢,如果非要如此,无非是地方行政管制力量膨胀。  温州下一步  金改期待归于理性后,温州将怎样出发?  温州市金融办表示,在民间资本投资方面,温州将加快推进农合行股改、争取设立有限牌照的民营银行、金融租赁公司、金融财务公司,确保设立温州民资发起的专业性保险公司、全牌照的证券公司、信托公司。除此之外,争取试点发行市政债,推进保障房私募债,出台《温州市个人境外直接投资管理办法》及实施细则。  在监管方面,争取完成《浙江省温州民间融资管理条例》立法,解决民间融资监管的合法主体、法律依据等问题。  温州金改下一步将更注重夯实基础,考虑开始建立征信体系及帮助中小企业建立完善的会计制度。  去年以来,受多位老板跑路及担保链危机的影响,温商之间以及温商与银行间的信任度降到了历史冰点,银行抽贷、压贷频繁出现。  “原来一个老板借三四百万元,只需要几分钟,打个电话就可以。但是现在,借100万元人家都未必借给你。”刘逍说,社会信用体系亟待重建,而这正是今年下半年最重要的工作内容。  在设想中,征信体系将包括人行温州市中心支行的征信系统,税收、工商、土地等多个政府部门的征信体系,以及第三方的信用平台,金融办将对三个体系的信息加以沟通整合。  刘逍表示,金融办希望引导企业建立完善的会计制度,以利于银行正确评估风险和进行定价,使银企间信息对称;同时,随着征信系统的建立,企业的违法成本变高,中小企业普遍的信用程度升高,融资成本会降低。

厦门哪种人流更安全

堵顶云提醒您自体脂肪隆胸术后的注意事项

杭州处女膜修复

迭部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