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资油气企业与加拿大门槛-【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0:51:53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中资油气企业与加拿大门槛

中国页岩气网讯:观察能源经济因素不能局限于地质、油气价格变化等技术层面的因素,更要考虑与油气开发和利用相关的政策变化。

2012年12月8日,加拿大政府在宣布批准中海油收购Nexen公司的同时,总理哈珀明确表示这项批准不是外国国有石油公司全资收购加拿大油气资产的开始,而是结束。今后,中资试图进入加拿油气市场,还能迈过政府审查的门槛吗?

一方面,加拿大政府的政策“红线”似乎有些令人费解。毕竟,2012年2月,哈珀总理访问中国的重大背景便是此前美国政府拒绝了加方修筑拟投资70亿美元的“拱心石” (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申请。这条管道将加拿大阿尔伯特省的油砂运送至美国得克萨斯的炼油厂。国际媒体的普遍理解是,在这个计划遭拒之后,哈珀通过访华表明加国政府有拓展中国为其能源市场国际化新伙伴的选项。

另一方面,中海油在并购Nexen的过程中,全面配合了加拿大政府的政策审查的每一个环节。也就是说,中海油给未来其他中国想成功进入加拿大市场的中国能源公司提供了示范。加方为何随即便宣布不再鼓励外国国有油气公司进入?

我们传统上习惯于从一个国家的资源禀赋和油气产能增长空间来开始判断这个国家对外资进入的需求。的确,加拿大不仅能源资源储藏丰富,其油气生产能力,特别是油砂产量占石油总产量的份额具备了稳步提高的技术条件。乐观估计,加拿大油砂有可能在未来取代沙特石油成为全球原油市场的最大供应来源。

但是,在加拿大的能源政策演变过程中,将其国际化程度视为“好坏参半的运气”(mixed blessing),并不乏先例。例如,1973年年底,由于中东国家对美国实行石油禁运,美国面临石油短缺的危机,此时加拿大却临时停止了对美国缅因州的工业用油的供应。后来加拿大虽然恢复了这一供应,但为了满足国内需求和维持储备水平,不断销减对美国的石油出口。1980年,加拿大政府又通过“国民能源计划”,减少外国资本对本国石油和天然气业的控制程度。与此同时,加拿大为了减少石油出口,还对原油的出口价格实行控制,对出口原油征收出口税。

从1983年开始,加国联邦政府与省政府之间在能源开发政策方面进行了新的一轮的博弈。结果是联邦政府影响能源和资源开发进度的力量得以强化。联邦政府从整体经济发展的需求出发,推动了与美国展开自由贸易的进程。与美国建设自由贸易区的设想由加方提出。显然,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逻辑占了上风。

加拿大在近年才开始努力开拓与中国在能源领域的联系。促成中国的油气企业加大参与油砂等非常规油气开发,在能源经济学层面,有其逻辑。但是,中加两国之间的地缘政治纽带并不十分牢固。虽然中国已成为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加拿大是中国第十三大贸易伙伴),哈珀总理2012年访华期间,双方宣布完成《中加投资促进和保护协定》实质性谈判,但是,政府间的协议在执行过程中,将受双方国内政治和经济形势变化的左右。这是国际关系中的常态。

观察中加两国间包括资产收购在内的能源关系的往来,我们有必要注意一个全球性的能源政策趋势:资源民族主义思潮在全球化。换而言之,越来越少的国家把尽可能大量的开采作为国内能源经济的支柱,结果是政府通过政策法规或更具政治操作空间的“国家安全审查”去控制开采速度。历史上,资源民族主义主要是指第三世界国家或政权不稳定的国家对外资油气资产实施国有化或通过其他途径更改开采合同。现在,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发达国家,不管是出于环保还是外交的考虑,其最终结果都是惜采:即使现有资源从商业、技术上证明是可采的,也要控制开采速度。这是一个整体性政策讨论氛围。政府领导在外交场合的表态,其落实程度还得受到这个氛围的制约。

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对于加拿大而言,减少对美国能源市场的依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能源经济问题。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安排下,加拿大优先满足美国能源市场需求的安排没有变化。“美国优先”的理念,在加拿大未来油气出口中,将依然起主导性作用。当然,加拿大在管理其油气对外出口的过程中,全球市场动态的力量也在起作用。如何把握进入加拿大油气开采市场过程中所无法避开的地缘政治因素,是一个有长期现实意义的挑战。

中加之间,不妨考虑从中方主动去推动落实《中加投资促进和保护协定》入手,让加方在政府、企业乃至学术精英和媒体等广泛层面有更多的机会推动对中国特别是能源市场的了解、认知,提高中加两个能源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相互依赖程度。

最后,中海油收购Nexen公司的经历告诉我们,观察能源经济因素不能局限于地质、油气价格变化等技术层面的因素,更要考虑与油气开发和利用相关的政策变化。至于未来中资能源企业是否还能进入加拿大市场,市场层面的投资与回报的竞争也将依然是最为重要的变量。我们没有必要将加方的“掩门”之辞视为一成不变,继续努力提高我国油气公司在国际层面的核心竞争力才是不二之途。

(作者査道炯 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高邮定做西服

双鸭山职业装定制

本溪工服定做

金昌工作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