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家人突然收到消息小伙到汉中误入传销3年后才求救《资讯》

发布时间:2020-09-02 18:02:14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他突然给我发消息,说叫叔叔去接他,还给我发了他的定位—汉中。”4月3日上午7时许,看到外甥所发消息的王军(化名)有些吃惊,但他立刻意识到这是外甥三年来第一次向自己求救。

25岁小伙被传销控制

舅舅从河南驾车来汉解救

“外甥所说的叔叔其实就是警察叔叔。”王军说,“消息来得太突然,啥都没想,只想兑现对姐姐的承诺,接到消息后和另外两亲属从郑州驾车径直来到汉中。”

王军说,这是他第一次来汉中,虽然有外甥的定位,但仅凭自己和朋友根本找不到外甥所定位的地方。“家人都找了三年了,但他一直都不告诉我们他具体在哪。”

王军介绍说,2015年年初,当时才22岁的外甥程明明(化名)告诉家人说去郑州和人合伙开饭店。然而当年年底,外甥并未回周口市的家里过年。“去郑州不久后,就老往家里打电话要钱,说他生意不行,没有生活费。”

“我姐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姐夫做建材生意,日子过得挺景气,所以外甥要钱,他们也就给。”王军说,开始一千两千的,后来越要越大,而且每次给家里打电话都说没钱。

“早在2016年年初,我就怀疑外甥被传销控制了。”王军说,他对传销有所了解,就劝姐姐不要再给外甥打钱了。“传销是个无底洞,但我姐和姐夫还是坚持打钱,不知不觉3年过去了,外甥从未回过家或给家打钱,倒是家里给外甥打出去七八万。”

为找到独生子

母亲神经出问题父亲摔伤治疗

然而,程明明的母亲王女士并不相信自己的儿子陷入了传销,多次委托弟弟王军一定要替她找到儿子。

“外甥离家的三年里,我常对姐姐说,只要孩子还在联系我们,他就一定还活着,十有八九是被传销洗脑控制了。”王军说,“我答应过我姐,一定将外甥找回来。”

但不幸的是,从2016年年中开始,王女士因挂念自称在陕西打工的儿子,终日以泪洗面。“神经受到了刺激,变得神神叨叨的。”王军心疼姐姐,但也无可奈何,“屋漏偏逢连夜雨,姐夫在春节前给人干活时,不慎摔伤骨折,目前还在康复治疗,所以就没来汉中。”

“2017年,为了找到儿子,就因外甥说他在南京的一个信息,姐夫就在南京火车站找了半个月,但也没结果。”王军说,搞传销的怎么可能给你说真实地址,而且自从外甥离家后频繁换号。“但比较好的一点是,我一直都有外甥的微信,外甥经常通过微信联系我。”

警方

通过定位和环境图片救出河南小伙

王军说:“4月3日上午7时许,外甥突然给我发微信要自己给发个红包过去,我就说钱是有,让外甥发个定位,我就给他送过去。”

其实,程明明离家的三年间,曾多次向舅舅要钱。王军说,他经常和外甥聊天,外甥只要提钱,他都要求外甥将地址告诉他,他把钱给外甥送过去。

“今天下午5点半左右,有人报警称其25岁的外甥被传销控制了,就在汉中。”4月3日晚,公安汉台分局西关派出所民警崔剑告诉华商报记者,“对方还有其外甥的位置定位,在十号信箱附近。”

“发来定位后,外甥还发了一段话,就说叫叔叔去接他。”王军说,他初来汉中,对汉中根本不熟悉,但他领会外甥所说的“叔叔”就是警察叔叔,所以他驾车赶到汉中第一时间就去报警了。

崔剑说,接警后,西关派出所通过王军外甥所发定位锁定大致范围,一边派民警赶到锁定位置附近,一边要王军再通过微信联系其外甥,引导其发来周围环境图片。

王军说,没想到,外甥通过微信真给自己发来了环境图片。而西关派出所民警凭着对辖区环境的熟悉,通过在十号信箱走访排查,果真将程明明找到并解救出来。

“在十号信箱一栋老旧家属楼的三楼,我们敲门进去,发现4名年轻男子在里边,还以为是住户。”西关派出所民警徐小军说,“当我向他们打听程明明信息时,4名男子神色慌张。”

“因为当时没人回答我的问题,所以我就意识到是传销,和同事将4人带到楼下和正在焦急等待的王军汇合。”徐小军说,“刚到楼下,王军一眼认出那个廋高个就是自己的外甥,但程明明呆滞地站在原地,没任何反应。”

崔剑告诉华商报记者,凭着他多年办案经验,程明明被传销控制了三年,且已被洗脑了。

将外甥找到后,王军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姐姐,向姐姐报了平安。“我从河南来汉中,都没有告诉我姐,怕被骗找不到外甥,让我姐更加失望。”王军说,外甥虽被解救了,但像变了一个人,不说话。

“非常感激警察,要是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三个是找不到人的。”王军说。

4月3日晚9时许,因为怕再出闪失,王军和同行的俩亲属带着外甥程明明连夜驱车赶回河南周口老家。目前,警方正在对此案进行调查。华商记者 周金柱 通讯员张映伟

编辑:华商报供稿

抗倍特板

卫生间隔断

公共卫生间隔断

抗倍特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