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纺织业的龙象斗-【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5:17:15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印度的生产成本真的比中国低吗?中国的纺织订单会大量流向印度吗?在不远的将来,纺织业会上演一场“龙象之争”吗?本报记者深入调查,告诉你答案。

“订单”快跑

现在似乎该轮到中国工厂抱怨了,包括印度、越南等地的低成本工厂抢走了它们的订单。

“在最近的广交会上,客户基本上只是问问价格,没有耐心认真往下谈,他们感觉报价太高了。”老周有些沮丧地告诉记者,他是浙江一家服装贸易公司的经理。他担心的是,有客户扬言要把订单转移到成本更低的印度,“我不知道这是压价的把戏,还是真的”。

不能承受之“重”

在广交会的第二天,有件事对老周打击不小,三个连着的服装摊位一天没有收到一张名片。而今年老周公司的业务量至少减了15%,现有几个老客户的大订单谈谈停停,依然没有着落。“现在是比较难挨的日子,企业的盈亏承受能力越来越差。”

人民币升值、劳工成本上升以及原材料涨价等压力,让中国纺织工厂陷入困境。以汇率方面为例,今年广交会上比较尴尬的是由于汇率变动不可预测,企业无法准确报价,出现企业“想接单、怕接单、难接单”的状况。此外,劳动成本从2006年至今提高了近100%,工人平均工资从800元/月升到现在1500元/月左右。

中国工厂被迫向客户提价。“现在价格很难谈,这次广交会上大部分客户听了报价后就没有兴趣往下谈了。”一位服装贸易商无奈的说,他今年将3个月的订单加价3%,6个月订单加价6%,而在过去一年里他已经加价10%以上。

加价的直接后果,造成了中国工厂的订单流失。沃尔玛的服装供应商楼明良告诉记者,他过去90%的订单流失是因为客人不接受提价。

考察过印度市场的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曹新宇认为,印度政府对纺织产业的中长期规划,以及最近考虑出台一系列的补助措施提高工厂竞争力,“印度可能成为潜在的中国纺织产业承接地”。

喜忧参半

在中国工厂要求提价的时候,沃尔玛就加大了在中国以外地区搜索供应商,包括越南、柬埔寨等地。

楼明良也感觉到有订单在转移:“几乎我接触的每个美国进口商都去东南亚国家考察了,转移是渐进的,可能现在一时还体现不出来。”

中国订单出现转移,对印度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中印纺织品存在的竞争很明显,目前出口都集中在中低档、劳动密集型产品类别上。

由于海外买家的需求,B2B网站万国商业网专门设立了印度站。它的客户跟踪记录显示,尽管目前纺织品的采购订单大部分留在了中国,但相比以前已经有10%~20%的比例转移。

然而,与很多人认知不同,目前印度纺织业正经历着与中国同样的“病症”,卢比升值、棉花价格大涨等,让印度纺织业并不好过。

印度纺织部长ShankersinhVaghela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07年4月至2008年3月,卢比对美元升值幅度达8%,直接造成印度纺织品竞争力减弱、出口下降。此外,印度的原材料优势也在退步,棉花价格大幅上升。在2007~2008财年,印度纺织品出口额为205亿美元,比预期目标250亿美元下降了18%。

不过利好的消息是,印度政府拟出台一揽子政策来援助纺织企业,包括大幅降低棉花进口关税、简化出口程序以及利息补助延长一年等。印度政府预测,今年纺织出口较上年将增长15%。

“这使印度可能成为潜在的中国纺织产业承接地。”曹新宇认为,在中低档次的产品上,印度由于成本低廉相对中国有优势,从而获得较多转出中国的低价订单。

“象”胜还是“龙”赢?

对于这个话题,去过印度考察并且在印度设厂的山东圣豪家纺外贸部经理方芳认为,这在短期内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有客户扬言圣豪家纺的东西太贵,他要去印度采购了。”但方芳认为,印度工厂的很多产品还做不了,尤其是中高档产品。“去印度是采购商的一厢情愿,除非它自己愿意降低产品的质量和档次。”

据悉,尽管采购商老在谈印度的工作服怎么便宜,但他们只字不提休闲装、女装等,因为在这些品类上,印度的优势很有限。

事实上,沃尔玛从中国转移走的订单中,绝大部分是一些在中国拥有配额的产品,或是基本款的汗衫、T-Shirt。老周的高档服装订单并没有减少。

不过方芳同时也表示:“虽然目前印度取代不了中国,但谁也不能说未来怎么样。”

让她不敢下定论的原因,是因为中国企业并没有意识到形势的严峻。在几乎无利可赚的情况下,还有很多中国企业互相压价抢单。有外贸公司反映:“有些同行接下这些低价定单,结果不能找到合适的生产工厂,造成亏损和索赔乃至死单。”

这背后的问题是,大部分中国工厂都在做简单的贴牌加工,没有品牌、技术以及研发能力,当传统的劳动力优势逐渐远去时,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

曹新宇感慨,对企业来说现在战略调整并不容易。“因为企业的盈利能力在不断下降,调整有投入、有风险,所以现实的困难又被进一步放大了。”中国纺织行业可能将经历一场痛苦的洗牌。

遥控发电机

CPS-CL反应粘结型高分子湿铺防水卷材

防水LED工作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