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妈我死的好惨啊-(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9:02:36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刘艳是一个单亲妈妈,十年前做货车司机的丈夫葬身公路,让四岁的儿子一下子没有了爸爸,她带着四岁的儿子和年迈的公公婆婆一起生活,原来幸福美满的家庭一落千丈,变得生气全无,少有欢笑。

没有了父亲关爱的儿子,变得胆小、懦弱、自卑。

十年过去,儿子崔星已经十四岁了,上初中二年级。

为了让儿子找回自信,变得坚强勇敢,能成长为一个男子汉,她不惜高昂学费,把儿子送到了市里的贵族学校,尽管她只是一个在肉铺工作,每天切切砍砍的杂工,家里的生活开销,靠着公婆的退休金勉强可以维持。

周末到了,刘艳满心欢喜,要去寄宿制贵族学校去接一周不见的儿子了,还蛮想他的。

下午,她告别公婆,骑上电动车,去往离家十公里的学校。

校门口停满了各式名牌汽车,熙熙攘攘的放学学生们一个个都坐车离开了。

最后,只剩下刘艳了,儿子还是没有出来。

“这小子,怎么还不出来。”刘艳有些着急了,眼看着学校的电动折叠推拉门就要关闭了。

刘艳赶紧骑车上前,向门卫室喊道:“等一下,师傅,我孩子还没有出来。”

门关了一半停住了,门卫走出来:“你来接孩子?”

“对,对,我儿子还没有出来,我去里面找下他。”

“真新鲜,这学校还有骑电动车的来接孩子的,那你进去找找看吧,门我给你留着。”门卫瞧着刘艳说。

“谢谢师傅,谢谢师傅。”刘艳骑车进入了学校。

可是在宿舍楼和教室都找不到儿子的身影,儿子跑哪去了,刘艳心急如焚。不仅看不到儿子,也看不到一个人影,整个学校空荡荡的。

她来到了校长室,儿子一个大活人还能丟了不成。

还好校长在办公室里面,是一个满脸油光,浑身肥肉的胖男人。

“校长,校长,我来接儿子,可是,可是我找不到他人了。”刘艳着急的冲上前,对校长说。

“哦?你先别着急,坐坐。”校长慢悠悠的说。

“校长,我还哪有心思坐,您快帮我找找儿子吧。”刘艳的手不自觉的一攥一松。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崔星,初二3班。”

“哦,这样,你看下这个,没什么问题就签了吧。”校长打开抽屉,拿出几张纸。

刘艳有点莫名其妙,接过来,看了一下,她的眼前一下子发黑了,踉跄几下,差点摔倒,手扶在了校长办公桌上。

最上面那张纸是一张死亡证明。

上写:世纪中学学生崔星,男,出生于2002年8月23日,汉族,现该学生于2016年10月14日坠楼抢救无效死亡。

特此证明。

落款:汉州市公安部。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儿子怎么会坠楼!”刘艳发了疯似的大喊。

“这位女士,你先别激动,本来打算通知你的,但还没来得及,正好你现在来了,孩子可能是有什么心事吧,小小年纪一时想不开就做了傻事,当然我们校方也有一定责任,所以在你手上还有赔偿协议书,没什么问题就签了吧。”校长很淡定的说。

“你说什么!你是说我儿子跳楼,这不可能!不可能!我儿子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他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他!”

“他现在在殡仪馆,你手上还有一张火化同意书,把那个也签了吧,事情已经发生了,早点把孩子火化安葬了。”校长说。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怎么会这样!我的儿啊~!”刘艳大滴的泪珠掉了下来。

“这位女士,节哀顺变吧,你看一下,没问题就签字吧。校方会赔偿给家属30万元。”

“我不要钱!我要我儿子!我要去见他,我要去见他!带我去见他!”刘艳瞪着校长。

“没有这个必要吧,况且孩子的死相比较难看,脑袋都裂开了,给他一点尊严,把火化书签了,早点让孩子安息吧。”

“不!我要见他!我一定要见他!你们不带我去,我自己去!”刘艳看了看火化书殡仪馆的名字,把三张纸扔到地上,夺门而出。

刘艳打的来到殡仪馆,进到里面,和工作人员说明来意后,来到停尸房,不料停尸房却被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把守着,还掏枪威胁,死活不让刘艳进去,任凭刘艳嚎啕大哭。

快要把眼睛哭干的刘艳和武警一直僵持到晚上。

“叮铃叮铃叮铃~”刘艳的电话响起,是婆婆打来的,她按下接听键。

“艳啊,你接小星怎么还不回来呀?”婆婆电话里说。

“哦,妈,我已经接到小星了,小星说想在市里迪士尼乐园去玩一下,就满足一下他吧,我们明天再回去。”刘艳强忍着眼泪,掩饰起悲痛,事情发生太突然了,她怕年纪大的婆婆会一时接受不了身体撑不住,况且直到现在她连儿子的面都还没能见到。

“恩,注意安全啊。”

“好,妈。”挂断了电话。

刘艳逐渐冷静下来,自己的儿子她了解,儿子虽然懦弱,自卑,但跳楼这种需要十二分勇气的事情,胆小的儿子是干不来的,这里面一定有内情,武警不去抓罪犯,却跑到这里阻挠一个想见儿子的母亲,校方单凭几张纸,就让自己的原本活蹦乱跳的儿子这么不明不白的凭空消失。她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妈,我死的好惨啊!”

突然一凄惨的哭喊传入了刘艳的耳朵,那是儿子的声音!

“妈,我死的好惨啊!”

又是一声,直入刘艳的耳膜!

“儿子,是你在说话吗?儿子,你在哪?”刘艳张望着四周,脚步凌乱。

“这女人在干嘛,自言自语些什么?”其中一个武警看看另一个说道。

“八成疯掉了吧。”另一个武警说。

“儿子,小星,你在哪儿?”也许是自己盼儿心切,出现幻听了吧,死人怎么可能会说话呢,刘艳想着。

可就在这时,墙壁上慢慢的出现了一个血手印,血拉成线体沿着墙壁往下流!

“妈,我在这。”

“鬼呀!”看到墙上突然出现的血手印,两个武警大喊着落荒而逃,其中一个还在地上栽了个跟头。

……

前夜。

宿舍楼内,值班老师们已经查完房,楼道里很安静,住在3班第3宿舍的崔星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

突然,“咣!”的一声宿舍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躺在床上的崔星被重重扇了一个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一下子让他清醒了。

“妈的!你睡的倒挺香,起来!”黑暗中有三个人影,其中一个说。

崔星听出来这是和他同班,隔壁第2宿舍的张磊,他的爸爸是汉州市公安局局长。

“干嘛?”崔星小声的问着。

“干你妈!老大让你起来就起来,哪来那么多废话!”崔星的肋部又挨了一脚。

他听出来这是吴江,同样来自第2宿舍,他是汉州市市长的儿子。

他已经猜出来了,第三个人影,就是经常和两个官员子弟厮混在一起的周鹏,他爸爸是本校校长。

崔星赶紧起身。

“走,去厕所。”张磊说。

“我,穿下衣服。”崔星说话间有点哆嗦,他知道来者不善,却又不敢不从。

“穿个屁衣服,快他妈走。”崔星的屁股又被吴江踹了一脚。

只穿了三角内裤的崔星戴上眼镜,被三人驱赶进了厕所,三人每人手持一根一米来长的铁棍,崔星很害怕。

整个过程,宿舍内其它人都没有出声,更没有制止。

“跪下。”张磊呵斥道。

崔星害怕的跪到了厕所的地板上。

“你个小四眼有种啊,每月八百的保护费你他妈的当耳边风是吧。”张磊瞪着他说道。

“我家里真的没钱,求你们放过我吧。”崔星哀求着说。

12下一页

深圳无尘无菌车间安装

厂家直供形象背景墙企业展厅设计

公安手机检测仪手机探测门禁系统

代理信阳雨水收集PE塑钢缠绕排水管厂家

定制塑料孔板波纹填料天津PTFE材质波纹填料

吉首钢结构屋面检测鉴定报价

能上户汽油3方车箱可卸式垃圾车

可重复注浆管广元地铁隧道用注浆管定制

锐凌磁流体发电机电磁流量计蒸汽用电磁流量计高压电磁流量计

安阳安利店铺网点安阳纽崔莱全系列